11月22日,由央視綜合頻道和唯眾傳媒聯合制作的中國首檔青春分享節目《青年中國說》正式登陸周六晚間十點半檔。首期節目中,90后“總裁”余佳文獨特新銳的分享讓全場驚呼“外星人來了”!

說話愛吐舌頭、愛賣萌的余佳文是一個不按常理出牌、個性十足的年輕人。節目中直言“老師、校長、投資人,所有人都被我罵過一遍!”惹得主持人撒貝寧心有余悸,“有沒有罵過主持人?”

14歲開始做生意、高二賺得人生的第一個一百萬的他,現已獲得阿里巴巴的數千萬美元的風投。

作為熱門手機APP“超級課程表”的創始人,這位90后CEO的管理方式令人咋舌,“我的公司全是90后,員工薪水自己開,我鼓勵員工之間吵架,吵不了就打,住院了我出錢。

明年我會拿出一個億的利潤分給員工!”面對社會上對于90后的各式標簽,余佳文說:“別拿90后說事兒!90后終將過去,年輕的思想才會一直流行!”

這一霸氣側漏的演講播出后,引得網友直呼“王思聰不是我老公,余佳文才是!”一夜之間,“國民老公”易主。網絡上流出的余佳文演講一天之間閱讀量近10萬次,人氣之高令人咋舌。


以下為余佳文在《青年中國說》上的演講實錄:

我要做一個不一樣的人

大家好,我是一個90后的CEO。很多人說90后很散漫很自由,工作不負責任,我覺得其實這跟年齡沒有很大的關系。我來自于一個很不富裕的家庭,我爸媽是在市場上賣豬肉的,然后我從小特別討厭豬肉味、市場那個臭味。我爸說,佳文,如果你不好好努力的話,你這輩子就跟我一樣,在市場上賣豬肉。所以從小到大我都比別人花出十倍二十倍的努力,我要做一個不一樣的人。

我十四歲就出來做生意了,那年我高一。當身邊很多小伙伴們都還沉浸在單純的一個校園生活的時候,我就做了一個高中生的交友網站。高二那年我賺得了我人生的第一桶金:一百萬人民幣。高三那年我突然覺得如果我每天沉浸于這種小錢的話,我一輩子不會有很大的長進,所以我覺得我應該考上大學,去認識更多的朋友。

當我來到大學的時候,我發現老師根本教不了我什么,然后我就在學校對面租了個小房子,開始我的二次創業。我從小到大都是一個不太招人喜歡的人,所以沒有人會喜歡我,這讓我很孤獨。但有時候孤獨讓我成長得特別快,因為我知道只有靠我自己,我才能很努力、很努力地跑下去。


真正的年輕就是把你的枷鎖去掉

今天我看到了在場很多年輕人,但我覺得今天很多年輕人一點都不年輕。什么叫年輕呢?我依稀記得我幼稚園的時候然后老師問一個問題,說哪個小朋友懂啊?我們都會舉手,說,老師,我懂我懂。但是今天在座很多人其實不敢的,為什么?你怕答錯,怕答錯被人冷落、被別人否認。

我覺得就是一些枷鎖讓你變得一點都不年輕,真正年輕就是把你的枷鎖去掉。勇者無畏,沒有枷鎖,你就更有沖勁、更有勇氣,去干更多更多更多的事情。別拿90后說事,90后也沒什么了不起的。

今天我看到整個社會,都在吹捧90后的時候,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應該向我們60后、70后、80后的前輩們致敬呢?是他們開創了這個時代給我們創造了一個很好很好的環境。所以我從來不稱呼自己為90后,我說我是個年輕人,年輕的頭腦、年輕的思想一直會流行,但90后一定會過去。謝謝大家!


霸道總裁:員工薪水自己開

實際上我們公司管理上也是這樣的,我覺得我就像是一個野孩子,每天光著腳丫,在公司到處亂跑,然后開會也是跟員工坐地上。

我跟我員工說你要野、要夠野性,因為我們都是野孩子,我們必須生存。我跟他們說,遇到問題解決不了就吵,吵不了就打,住院了我出錢。在我們這家公司,員工的所有醫療費用是免費的,他們父母的醫療費用也是免費的。

我把公司人力資源部砍掉,我讓員工薪水自己開。我懶得跟你講你薪水多少。所以這種情況下我們公司特別野,也毫無章法,但是我們業績跑得特別特別快。

外面同樣一家公司獲取一個互聯網用戶的成本是八塊錢,我三毛錢就拿到了。所以我認為一家企業的文化其實是老板的性格,國內沒有一家企業的老板敢像我這么做,因為他們沒有我這種魄力。

很多人說90后不能吃苦,甚至有些人說,余佳文,你今天成功了,你是因為你運氣好。對,我確實小小年紀,我就實現財務自由,我爸媽不用再做生意了。大家說是你們家風水好、祖宅好、運氣好,其實沒有這回事的,我也經歷過很多痛苦的事情。


經歷低谷:公司破產+被診斷得淋巴癌

去年八月份我公司破產了,投資人打了個電話跟我說,余佳文,我要撤資,我不投你了。

就這么一下子,一百多個員工的工資我都發不起;物業管理費、一個月十幾萬的租金,我完全交不起。要交六個月的續租期,所以我被物業追債,公司東西全被沒收了。真是“人逢喜事精神爽”,我去醫院檢查一下發現我醫生診斷我得了淋巴癌。

那時候我特別怕死,我很怕,我說我丟了這么多爛事我一定要解決,不解決好我怎么能死?所以我把我基本所有的事列成一件一件的小事,每件去做。我第一件事是我需要二十萬,我覺得只有二十萬或許我能翻身。

然后我把手機通訊錄所有的電話打了一遍,沒有一個人愿意借我二十萬,甚至身邊所有所謂的好朋友也沒有人愿意借我。最后是一個跟我關系最糟糕的朋友,拿了二十萬借我。

拿著這二十萬,我找了一個特別特別破舊的場地,連桌子都是我拿木板蓋上去、蓋個桌布就上班了。我跟我全公司一百多個員工講,一、我發不起工資,可能未來兩個月、三個月、甚至半年,我都發不起工資,但是如果你們愿意陪我熬,我會給你們一個很好的、更好的生活條件。

我的員工答應我了,都陪著我,陪我每天吃炒面、配白粥,我們就這樣干。我們特別特別瘋狂,那時候我一方面需要籌集資金,一方面需要跟投資人談判,一方面要處理債務,一方面公司這么多亂七八糟的事:電腦、網線什么,全得我一個小朋友搞。然后我還得去醫院看病,你知道嗎?

很幸運的是,真的,我在兩個月的時間里把公司業績翻了足足兩倍,讓我的投資人目瞪口呆了,覺得這家公司也太可怕了吧。然后當我那時候拿到了醫院的檢查報告,發現是誤診的時候,其實我心里特別平靜。

我心里只有一句話:余佳文,你真牛!